搜索




花犯 苔梅

年代:宋代 作者:王沂孫



古嬋娟,蒼鬟素靨,盈盈瞰流水。斷魂十里。嘆紺縷飄零,難系離思。故山歲晚誰堪寄。瑯玕聊自倚。謾記我、綠蓑沖雪,孤舟寒浪里。
三花兩蕊破蒙茸,依依似有恨,明珠輕委。云臥穩,藍衣正、護春憔悴。羅浮夢、半蟾掛曉,么鳳冷、山中人乍起。又喚取、玉奴歸去,余香空翠被。

標簽: 描寫梅花

作品賞析

【注釋】:
薛礪在議論王沂孫的詠物詞時講:“能將人物和事感情融成一片,一意連貫下去,毫無痕縫可尋。”其言切切 。碧山此詞 ,托物寄意,運意高遠,吐韻清和。以此詞觀碧山藝術之修養,在詠物方面,已有臻化境。“古嬋娟,花鬟素靨,盈盈瞰流水”,以“古”字起筆描繪苔梅的蒼古清奇之美 。“古”字 ,以樹齡之老,暗寓歷盡滄桑、閱世甚深之意 。“嬋娟”,形態美好。“ 蒼鬟 ”,形容苔絲如發鬟般飄垂。《梅譜》云:“苔梅有苔須垂于枝間,或長數寸,風至飄飄,殊為可玩。”“靨者,及指婦女面容,以此喻梅花 。“素”字,極寫梅花的冰姿雪容 。“盈盈”二字,風姿儀態之美。“瞰流水”,流水倒映梅姿,梅姿風態萬千。梅奇水清 ,相映成趣。“斷魂十里”承結前意,然后又一筆撇去,以“嘆”字領起,寫出“嘆紺縷飄零,難系離思。”打入離思羈情 ,“紺縷 ”,深青色的絲縷,此以指梅樹上的苔絲 。 詞人飄泊在外,本來離思正苦,眼下見苔絲飄失零落,更勾起滿腹心思,縱使紺縷飄零,亦難系住 。“嘆”字著力極深,道出悲懷之苦、離思之深。再嘆一聲,則“故山歲晚誰堪寄。瑯玕聊自倚”所謂“故山 ”,指故鄉家山。“歲晚”,指暮年。“誰堪奇”,則謂無人可以寄語。“ 瑯玕”指青竹。“獨在異鄉為異客”,思鄉之情,對于每一個羈旅之人 ,也是不可缺少的一道精神大菜。況人在暮年,孤寂無聊,心境自然極度憂傷家國喪亂之痛更使詞人心緒紛亂,思前想后,往事歷歷如昨。想當年身披綠蓑,駕起孤舟,在寒浪里沖雪橫渡,尋梅探勝。其情其景,悠哉乎。可往事不再 ,又有:“謾記我、綠蓑沖雪,孤舟寒浪里。”“謾記”是筆下著力之處,極言其不堪回首、想也無益的悲愴心情,感情色彩異常強烈、愁慘。
“三花兩蕊破蒙茸”再點梅景。“三花兩蕊”,言明數量稀少。“蒙茸 ”,謂梅花貌蓬松。“三花兩蕊”即梅干上破苔絲而出的小梅 。“破”字生動地寫出小梅鉆破苔絲而吐出花蕾的動態 。“依依似有恨、明珠輕委 。”小梅吐蕾較遲,似有別樣情懷。“依依”,乃隱約之意。“恨”字含意,著落在“明珠輕委”四字。小梅之恨在于游者任意攀折 。如若聯系到古謠:“西湖明珠自天降,龍鳳飛舞到錢塘 。”則德祐之難對于詞人的詞意不言自明 。張惠言說 :“碧山詠物諸篇,并有君國之憂。”以此驗證,“明珠輕委”的寓意自可明了。以明珠輕委為山河易手之恨,與篇首“古”字最為切合。虬于古梅所俯瞰的除了流水之外,還有人間興亡。明珠遭棄,國已不國 ,“云臥穩 ,藍衣正、護春憔悴”卻是古梅常態。“云臥”,言其高潔,不沾塵俗污垢。“穩”字,意謂深固不移。“藍衣”即“藍縷”之衣,此以指梅樹苔衣。這三句寫臨安失守,而馬麟夏禹王像古梅根深難徙,依然獨守其處。它雖紺縷飄零,然而梅干苔絲依舊護守著殘留的春光和憔悴的梅花。這自然是詞人的自白。仕元,但感情上始終留戀南宋 。詞人不久即辭官歸隱 。元僧掘毀宋帝六陵 ,詞人也曾作過控訴 。他與張炎、周密等結社唱和,抒寫亡國之痛。所以在“護春憔悴”的悲吟中也有幾分“病翼驚秋,枯形閱世”的痛楚。然而在當時的情勢下,詞人只能空作興亡之嘆而已 。分析至此,作者之心境只能如此。
“羅浮夢、半蟾掛曉 ,幺鳳冷、 山中人乍起”。幾句面對著憔悴的梅花,詞人日夜愁思。羅浮夢,事見《龍城錄》乃講隋人趙師雄在梅花樹下的艷遇。后遂稱梅花夢為羅浮夢。“半蟾”,猶半月,以蟾為月之代稱。“掛曉”,月懸曉空,天將明。羅浮一夢,一覺醒來,天色欲曉,留下的是 “但惆悵而已”,因而以結末二句一意貫串再加點化,寫下了“又喚取、玉奴歸去,余香空翠被 。”“玉奴”,本南朝齊東昏侯妃潘氏,小字玉兒,齊亡后,義不受辱,被縊后,潔美如生。蘇軾《次韻楊公濟奉議梅花》,云:“月地云階漫一樽,玉奴終不負東昏。臨春結綺荒荊棘,誰信幽香是返魂 。”詠梅而涉及玉奴,蓋指梅花香氣乃舊時貴妃靈魂歸來所化。喚“玉奴歸去”,又是寫呼梅同去。這一切是那樣地清冷、空寂。以上四句所寫的夢醒、人去的心理活動,都著眼于空虛二字,委婉深曲地表達了詞人心中悵然若失的凄愴心境。梅花因其異常清絕、幽貞之姿,天賦無潔、凌寒之質,成為歷代文人吟詠的題材。而古梅,象征一種天然標格,為人們所欣賞。這首詞作于德祐之難后,是詞人宋亡后心情的寫照,詞中充滿家國悲涼之感。

王沂孫,字圣與,號碧山、中仙、玉笥山人。會稽(今浙江紹興)人,年輩大約與張炎相仿,入元后曾任慶元路學正。有《花外集》,又名《碧山樂府》。 王沂孫概述  王沂孫雖然做了  王沂孫元朝的官,心理卻很復雜,在他的詞中,也仍有許多是寫故國之思的。只是這種情緒,并不是簡單地表現為對宋王朝的懷念或民族意識,而是同世事無常、興亡盛衰不由人意的滄桑感融合在一起,同時又滲透了個人在歷史巨變

更多介紹
其他作品更多>>
  • 晉王大令保母帖》 脫落黃祊帖,按辭大令書。稍作蘭亭面,七美諒非虛。或訝缺勿毀,或疑集悲夫。考真固云癖,訂偽亦以愚。第觀竁中藏,清玩唯研壺。晉人擅風...
  • 謁金門·恰似斷魂江上柳》 恰似斷魂江上柳,越春深越瘦。...
  • 霜天曉角·翠簟一池秋水》 翠簟一池秋水,半床露、半床月。...
  • 淡黃柳·花邊短笛》 又次冬,公謹自剡還,執手聚別,且復別去。悵然於懷,敬賦此解花邊短笛。初結孤山約。雨悄風輕寒漠漠。翠鏡秦鬟釵別,同折幽芳怨搖落。素...
  • 錦堂春/錦堂春慢》 露掌秋深,花簽漏永,那堪比夕新睛。正纖塵飛盡,萬籟無聲。金鏡開奩弄影,玉壺盛水侵棱。縱簾斜樹隔,燭暗花殘,不礙虛明。美人凝恨歌黛...
  • 青房并蒂蓮》 醉凝眸。是楚天秋曉,湘岸云收。草綠蘭紅,淺淺小汀洲。芰荷香里鴛鴦浦,恨菱歌、驚起眠鷗。望去帆,一片孤光,棹聲伊軋櫓聲柔。愁窺汴堤...
  • 錦堂春/錦堂春慢》 桂嫩傳香,榆高送影,輕羅小扇涼生。正鴛機梭靜,鳳渚橋成。穿線人來月底,曝衣花入風庭。看星殘靨碎,露滴珠融,笑掩云扃。彩盤凝望仙子...
  • 更漏子·日銜山》 日銜山,山帶雪。笛弄晚風殘月。湘夢斷,楚魂迷。金河秋雁飛。別離心,思憶淚。錦帶已傷憔悴。蛩韻急,杵聲寒。征衣不用寬。...
  • 金盞子·雨葉吟蟬》 雨葉吟蟬,露草流螢,歲華將晚。對靜夜無眠,稀星散、時度絳河清淺。甚處畫角凄涼,引輕寒催燕。西樓外,斜月未沈,風急雁行吹斷。此際怎...
  • 應天長·疏簾蝶粉》 疏簾蝶粉,幽徑燕泥,花間小雨初足。又是禁城寒食,輕舟泛晴淥。尋芳地,來去熟。尚仿佛、大堤南北。望楊柳、一片陰陰,搖曳新綠。重訪艷...
  • 鎖窗寒/瑣寒窗》 出谷鶯遲,踏沙雁少,殢陰庭宇。東風似水,尚掩沈香雙戶。恁莓階、雪痕乍鋪,那回已趁飛梅去。奈柳邊占得,一庭新暝,又還留住。前度。西...
  • 鎖窗寒/瑣寒窗》 趁酒梨花,催詩柳絮,一窗春怨。疏疏過雨,洗盡滿階芳片。數東風、二十四番,幾番誤了西園宴。認小簾朱戶,不如飛去,舊巢雙燕。曾見。雙...
陕西快乐10分开奖直播现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