搜索




盧梅坡簡介

梅坡簡介

盧梅坡,宋朝末年人,具體生卒年、生平事跡不詳,存世詩作也不多,與劉過是朋友,以兩首雪梅詩留名千古。

簡介

  盧梅坡,(生卒事跡均不詳),宋朝文人,《全宋詞》錄其《鵲橋仙》(三月廿一)等4首?!懊菲隆睉撘膊皇撬拿?,而是他自號為梅坡,到現在他的原名和原字都散佚了,獨留下一個盧梅坡的名字。

詩作

  春蠶運巧起經綸,底事周防反殺身。
  鼎鑊如歸緣報主,羞他肥祿避危人。
春游
  紅芳滿眼斗風流,誰信春來有客愁。
  惆悵不干桃李事,故山煙雨憶松楸。
讀康節詩
  先生樂處少人知,最是生平不皺眉。
  身世帝王全盛日,風光伊洛太平時。
  畫前勘破先天易,醉后吟成擊壤詩。
  高臥行窩吾亦愿,不堪心事類周嫠。
芙蓉
  云袂飄搖翠佩環,仙姿綽約紫霞冠。
  雖然謫在西風里,合作人間小牡丹。
柳絮
  晴欄看盡柳花飛,一段風情不自持。
  若使化為萍逐水,不如且作絮沾泥。
落梅
  自負孤高伴歲寒,玉堂茆舍一般看。
  頑風摧剝君知否,鐵笛一聲人倚欄。
梅花
   (一)
  有梅無雪不精神,有雪無詩俗了人。
  日暮詩成天又雪,與梅并作十分春。
   (二)
  梅雪爭春未肯降,騷人閣筆費評章。
  梅須遜雪三分白,雪卻輸梅一段香。
閔雨
  百萬人家井水黃,江南大半田無秧。
  乖龍豈是為霖物,貪弄明珠簸日光。
茉莉
  京塵湫隘{左蟲右夢}蚊多,彼美繁英玉雪窠。
  見謂嬌柔能特立,肯憑他物學藤蘿。
牡丹
  玉欄四面護花王,一段風流似洛陽。
  深院不須驅野鹿,只愁蜂蝶暗偷香。
荼醾
  荼醾結屋是何年,風雨摧頹為愴然。
  飛似綠珠樓上墜,困于畢卓甕間眠。
  門前礙路旋移來,壓架欹斜緣作堆。
  三月半時花正好,十年前是手親栽。
  幽香早被風偷遞,小蕊那禁雨急催。
  盡數折為神佛供,免教飛去臥蒼苔。

考證

  盧梅坡,里籍姓字皆不詳,《全宋詩》亦無小傳。錢鐘書《宋詩紀事補正》云:“本書卷六十六有盧鋪,字威仲,永福人,疑梅坡其號也?!?,(雛漩瓊、張如安二位先生《<宋詩紀事補正>疏失舉正》(以下簡稱傅張文)考證盧梅坡為宋末人。
  傅張文據陳著《跋徐子蒼徽池行程歷》及陸文圭《送唐子華序》,確定盧梅坡為宋末人。陳著云:“良泉徐子蒼以《徽池行程詩編))示,……良泉擬寄盧梅坡之詩,有日:‘但愿綠陰青子后,只如疏影暗香時?!笕暧喈敽痛嗽娨约?。卜’哈文圭云:“壬申(1272)、癸酉(1273),余始弱冠,習《春秋》,受學于梅坡盧公?!?,③傅張文據此云:“壬申、癸酉即宋度宗咸淳八、九年(1272一1273),此時盧梅坡還在世。

送盧梅坡

  《柳梢青·送盧梅坡》
  宋·劉過
  泛菊杯深,吹梅角遠,同在京城。聚散匆匆,云邊孤雁,水上浮萍。
  教人怎不傷情。覺幾度、魂飛夢驚。后夜相思,塵隨馬去,月逐舟行。
   鑒賞
  作為辛派詞人,我們提起劉過,總喜歡將他與“金戈鐵馬”、“整頓乾坤”、“誓斬樓蘭”聯系在一起,豪放粗獷是其詞的當行本色。但他有些詞卻寫得蘊藉含蓄,委婉動人。這反而更使人覺得他是真豪杰,覺出他的真性情來。聯想到魯迅先生所言:“無情未必真豪杰”,愈覺此言不虛。
  盧梅坡是劉過在京城杭州交結的朋友,這首詞是劉過為他送別時寫的。它描寫了送別的,尤其是送別后劉過對友人魂牽夢縈的思念之情,寫得情真意切,饒有余味。
  上片寫離別之苦。前三句寫聚,寫餞別時對舊日交游的回憶。寫聚,作者從兩人的交往中選取了兩件具有典型意義的活動加以敘寫。陶潛在《飲酒》詩中說:“秋菊有佳色,裘露掇其英。泛此忘憂物,遠我遺世情?!薄胺壕毡睢被锰赵?,寫在重陽佳節,他們共飲菊花酒,其樂陶陶的情景。深,言酌酒之滿。一個“深”字,把他們暢懷酣飲的情形描寫出來了。
  漢樂府《橫吹曲》有《梅花落》曲,是唐宋文人很喜歡聽的笛曲。李清照《永遇樂》詞人“染柳煙濃,吹梅笛怨”之句?!按得方沁h”化用李詞,寫在春天的時候他們攜手踏青,欣賞那冰肌玉骨的梅花,聆聽那余韻悠長的笛聲。遠,寫笛聲悠長。一個“遠”字,展現了他們勝日尋芳的愉快心情。這兩句詞,不僅形象地再現了他們歡會的場面,還巧妙地暗示了他們歡會時間的短暫,不過是從秋到春,為下文“匆匆”二字埋下了伏線。如果說“泛菊”二句暗示了他們歡會的時間,那么,“同在京城”則明確地交代了他們聚會的地點。短短十二個字,就把他們聚會的節令、地點和情景交代清楚了,可謂構思縝密,惜墨如金。后三句寫“散”,寫餞行時惜別心情?!熬凵⒋掖摇笔顷P鍵句,是本詞的題眼,它具有承上啟下的作用?!熬邸弊纸Y上,“散”字啟下,“匆匆”二字,表示他們不論是對“聚”還是“散”,都感到時間短暫,一種友情難以暢敘的遺憾襲上心頭?!霸七叀倍渚唧w寫“散”。在這里,作者使用了兩個比喻,說明他們此別之后,如云邊的孤雁,深以失侶為苦;又如水上浮萍,到處漂泊不定。這兩句詞情景交融,景中見情,情中生景,哀婉動人。比之柳永《雨霖鈴》“念去去、千里煙波,暮靄沉沉楚天闊”,雖境界有所不及,但更令人傷心動情。
  下片寫別后之思。換頭三句先用設問句式加以提頓,直抒胸臆,鏗鏘有力,說明盧梅坡走后,不能不使人“傷情”,然后用“魂飛夢驚”四字,說明他是如何“傷情”?!盎觑w”,寫他因友人離去而失魂喪魄,六神無主:“夢驚”,寫他為不能再見到友人而輾轉反側,無法安睡。前邊用“幾度”二句加以總括,就把作者“良宵誰與共,賴有窗間夢??赡螇艋貢r,一番新別離”(秦觀《菩薩蠻》),希望夢見友人但又怕醒來只是一夢的復雜感情描寫出來了,真可謂情深意切。
  寫到這里,作者感到還沒把他的相思之情寫足,于是又用“后夜相思”三句翻入一層,寫他想象中追隨友人旅程遠去的情形。這三句詞,化用蘇味道“暗塵隨馬去,明月逐上來(《正月十五夜》)和賀鑄”明月多情隨柁尾“(《惜雙雙》)句意,說明此雖之后,他的心象飛塵一樣時時緊跟在盧梅坡的馬后,又象明月一樣處處追隨在盧梅坡的舟旁。這樣的寫法,真是層層深入,步步緊逼,生生把作者對友人的無限深情和刻骨相思”逼“將出來,深化了主題,擴大了詞境,增強了藝術感染力。

陕西快乐10分开奖直播现场